2024年7月13日

一个曾经铺天盖地宣传的虚拟资产交易平台爆雷,牵扯出了众多艺人,包括曾经为其站台代言的张智霖,投资过的明星大喊受骗。

最近的香港,几乎没有人不听说这起“JPEX案”,这个金额超过10亿元的涉嫌案,听起来甚至有点离奇。

香港证监会发表的声明指出,一家名为“JPEX”的虚拟资产交易平台有六大疑点,其中包括其没有获得证监会发牌,也没有申领牌照;而且,向公众积极推广JPEX的人士和找换店(货币兑换店)所使用的手法存在众多可疑之处等等。

因此,证监会要求停止推广任何与JPEX相关的产品和服务。此通告一出,不少用户才发现自己是被骗了。

针对这则声明,JPEX解释称,平台是打算有计划地进行牌照申请。其后,有用户在推特上公开自己的提现截图,平台将提币的额度限制到1000USDT(泰达币),在提取最上限额度后,用户只到账了1USDT,也就是说手续费为999USDT。

某KOL在JPEX提现1000U后竟只到账1U,手续费高达999U,因而在推特上怒骂其为“野鸡交易所”/图源:杀破狼@killthewolf.eth

随着证监会发声,JPEX的“爆雷”步伐愈发加快,9月18日,其在最新公告中解释称,由于连日来外界的连串负面消息,导致该平台所合作的第三方造市商恶意锁定资金,限制平台的资金流动性,大大提升平台的日常运作成本,以致经营困难。

至今,香港警方一共接到1641人报案,其中年龄最小的是18岁,他们称自己无法提币,涉案金额达到11.87亿元。

根据了解,JPEX 有自己开发的加密货币名为“JPC”,当用户在平台注册后,平台会鼓励其购买自己的平台币进行“质押”。

很多用户选择加入JPEX,也是因为其宣称投资者通过JPEX保管加密货币,并且把私钥(private key)交给平台,收益率能高达20%——尽管事后看来,是极不合理的回报率。

JPEX案发酵后,有一名深圳用户余先生也向媒体公开了自己的经历。他指从2019年开始投资加密货币,并在平台折戟后,在2022年6月转用宣传较多的JPEX。

他第一次曾经成功“出金”,因此增加了对平台的信任,但第二次于今年1月到6月期间打算“出金”,始终不成功,并遭到暴力对待。

他称JPEX的客户服务职员邀请他到香港办理手续,亲自签字确认后就能转出资产。于是,他在7月份应邀到上水一座广场,突然遭一辆商务车里走出的戴口罩黑衣人“围殴”,并持续六七分钟。

这起事件涉及范围颇大,9月19日,特首李家超出席行政会议前,提及对事件高度关注,“这次事件反映了我们必须投资在一些有牌照、有监管的平台,发牌制度最主要能确保投资者受到保障,这包括投资者的钱和营运的钱要分开,也要确保他们的负债能力受到监管限制” 。

JPEX成立于2020年,根据其官网资料,它自称是一家“持牌,并受认可的数字资产、虚拟货币平台,旨在提供安全可靠的国际买币平台,让大家在不同地方都可以安全便利地进行加密货币买卖”。

实际上,JPEX不过是一家无牌经营的公司,却因为运用铺天盖地的宣传方式和名人效应,获取高额资金。

从不少受害者的经历可以发现,JPEX发家之初,巧妙利用了KOL效应,不断找香港本地人气高涨的网络意见领袖及明星站台、背书,并大幅铺设地铁广告,以求增加辨识度。

其中就包括影星张智霖。网络上的截图显示,JPEX曾在电视、户外广告位置以及公交车站灯箱等位置放出有张智霖身影的广告照片,并且宣布他为品牌大使。

而张智霖本人则透过公关公司否认,称当时已表示JPEX没有取得香港牌照前,不能使用其肖像宣传照片,有关广告已经在网上下架。

像香港模特、艺人庄思敏就曾在自己的频道里介绍这个交易平台,她视频里介绍说交易所的优点很多,能“收高利息”,收益能有16%,现在,这支影片已经没法查看。而她也透露自己有数十万的投资,事件发生后,是“苦主”之一。

负责此案的调查认为,JPEX透过网红及场外找换店的方式广泛宣传,向公众推广服务和产品,还标榜自己“低风险”和“高回报”,而且出镜推荐的网红还声称自己参与投资,“日日赚”“无得输”,影片里还不经意展露出上流社会的生活方式……这些话术,都很让投资者相信投入JPEX会获得高额回报。

有投资者表示,从今年开始,陆续在很多大厦和隧道的出入口以及港铁里看到JPEX的广告,并且能在线下看到实体店,便以为“有一定的可信度”。

而且,平台会开设“教育讲座”,席上人士表示会进行投资并且收获高回报,这些都让不少投资者决定“入金”。

JPEX